跨越2000多年时光依旧闪耀——省图馆藏古籍记录“中都四子”思想光辉 珍贵古籍《道德经》《南华经》反映淮河文化影响深远 见证明代出版业繁荣发展

跨越2000多年时光依旧闪耀——省图馆藏古籍记录“中都四子”思想光辉 珍贵古籍《道德经》《南华经》反映淮河文化影响深远 见证明代出版业繁荣发展

2022年3月31日,备受关注的202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在北京揭晓,安徽凤阳明中都遗址入选。时隔12年,安徽大遗址再度入选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,“明中都”再次引起广泛关注。

雄踞淮河岸边的明中都,今位于安徽省凤阳县城中心,是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在安徽凤阳所营建的一座都城,也是南京、北京皇城的“蓝本”。

安徽自古钟灵毓秀,作为安徽地域文化的重要内容之一,淮河文化的历史最为悠久,也是安徽人文历史的发端。

明万历年间,任分巡淮徐道的朱东光,“以老子在亳,庄子在濠梁,管子在颍,淮南子在寿春,皆中都所辖地”,选取《老子道德经》《庄子南华真经》《管子》《淮南鸿烈解》四种,合刊为《中都四子集》,又称《中立四子集》。

这四部传世典籍,开创了以《老子》《庄子》为发端、《管子》为融合、《淮南子》为集大成者的淮河文化,形成了中国“道”“法”自然的、特有的文化思想脉络。

时光流转,典籍传世。今天,安徽省图书馆不仅藏有明代朱东光编《中都四子集》六十四卷,还珍藏有“中都四子”不同时期的代表性版本。这其中,明正德十四年(1519)仁实书堂刻二卷本《纂图互注老子道德经》和明刻四色套印十六卷本《南华经》,更是难得一见的珍贵古籍。

2000多年的前一天,一位老者眼见周王室日渐衰微,决心西出函谷关,云游四方。把守函谷关的长官,十分钦慕老者学识,恳求他写些什么才肯放行。于是这位老者留下一篇5000余字的文章,出关后便莫知所终。

这是记载在司马迁《史记》中的一则小故事,故事主人公是道家的创始人老子,他留下的那篇文章便是《道德经》。

老子,姓李名耳,字聃,春秋时期陈国苦县人,曾为“周守藏室之史”。安徽省图书馆馆长林旭东认为,“收藏室”就是藏书的地方,老子堪称是有文献记载的中国第一位图书馆馆长。

老子学识渊博。据《史记》记载,与其同时代的孔子也曾“问礼于老子”。传世著作《道德经》,集中体现了老子的哲学思想,并对中国思想文化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。

作为道家经典流传千年,《道德经》有着众多版本。王弼本的《老子》分为八十一章;而魏源编的《老子本义》,却分为上下两篇,共六十八篇。到底以哪个版本为准,学界有不同说法。针对如何继承传统,战国末年的荀子曾提过一个原则,“择其善者而明用之”。善于选择,合理运用,才是经典对我们的意义。

安徽省图书馆藏有明正德十四年(1519),仁实书堂刻二卷本《纂图互注老子道德经》,题河上公章句,牌记为“正德己卯孟秋/仁实书堂重刊”。已入选首批《安徽省珍贵古籍名录》,也是《道德经》流传较早的版本之一。

据安徽省图书馆历史文献部馆员葛小禾介绍,《道德经》释本极多,其中以题为河上公章句的释读本最为通行。“‘河上公’的身份,至今仍存多种说法,不过他注释的《道德经》,是现存成书较早、影响较大、流传较广的《道德经》注本。主要特点,能用简洁清晰的语言,解释《道德经》的深刻内涵,通俗易懂,鞭辟入里。”

更为可贵的是,河上公注,是以汉代黄老思想注解《道德经》,保留了鲜明的时代特性,也为后世魏晋玄学、“儒释道”合一、宋明理学等思想的形成,提供了丰富的研究素材。

“纂图”,就是书中有插图;“互注”,指在文字后,将其他经书注中出现的同一文句,也共同标注了出来。而且全书还有两处“重言重意”:《显德》后有“重意”,即标注本书其他篇章中相似意思的语句;《论德》后有“重言”,标出本书其他篇章中文字相同的词句。

葛小禾介绍,这套书,先录河上公章句,次为解,次互注,次音释,再次重言重意——这种体例,是南宋时期的书坊间开创的,主要是针对参加科举的学子应试之用。一本中汇编有多种解释与引申用法,类似今天的学习参考书,有助于对比、联想、加强记忆,还让学子们有了举一反三的能力。

这套明正德十四年(1519)仁实书堂刻《纂图互注老子道德经》,不仅带有鲜明的民间私人书坊刻书的特点,还反映了明代出版业的繁荣发展。

明代书坊刻书业已十分发达,并具有鲜明的市场导向性。明代取士,专重科举,因此科举类图书,也成为书坊刻书的主要对象。《纂图互注老子道德经》这类图书,其实南宋时,就在建阳地区的书坊多次重刊,明代仍十分流行,可见“纂图互注”式书坊刻书,满足了科举学子们的学习需求。

老子之后约200年,安徽蒙城又出现另一位影响深远的哲学家——庄子。他的思想与老子一起,共同形成老庄道家学派。

中国传统文化的主体是三大组成部分:儒、释、道。儒家和道家,都是中国本土生长出的思想;但中国文化多元包容,在漫长历史中,各家相互渗透,不可分割。

庄子,名周,字子休,战国时宋国蒙人,曾担任过蒙漆园吏,与梁惠王、齐宣王为同时代人。庄子才华横溢,但性情淡泊,情愿终身不仕,也不愿被世俗牵绊。方孝孺称:“庄周为人,有壶视天地、囊括万物之态”。其著述十余万言,后汇聚成《庄子》,唐时被改名为《南华经》。

在经济与思想都十分发达的唐朝,唐玄宗曾亲自选出三本书,亲自做注解,让天下人共读。第一本是儒家经典《孝经》,儒家提倡孝道,主张以孝治天下;第二本是道家的《道德经》;第三本是佛教经典《金刚经》,集中讲述了佛教的世界观。

除此之外,因唐玄宗对道家十分推崇,下诏封庄子为“南华真人”,并将《庄子》改名为《南华经》,奉为道教经典,流传至今。

《南华经》中有许多大家耳熟能详的寓言故事,如“庄周梦蝶”、“庖丁解牛”,而其中流传最广的,应该是“濠梁之辩”。

这场庄子与惠子的辩论大赛,就发生在今天的凤阳境内。两人在濠梁之上,激辩着“子非鱼,安知鱼之乐”?你又不是我,凭什么代表我?集中体现了庄子的哲学观点。

中国人的精神世界,是一个自我圆满的世界,不是靠外力来创造,而是不断向内求得圆满。庄子的这一诘问,其实和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的终极三问有异曲同工之妙,“我是谁,我来自哪,要到哪里去”?轴心时代的智者们,都是在不断探索“我”的存在啊。

安徽省图书馆藏的明刻四色套印十六卷本《南华经》,曾入选第一批《国家珍贵古籍名录》,涵盖了从魏晋至明,最具代表性的注、口义、点校、评点、批注,“汇集诸家评点,择其最以从”,系统整理了《庄子》的学术研究脉络,也是《庄子》中诸名家之注的集大成者。

翻阅这部明刻四色套印本《南华经》,书中有四色批点与符号,用来区别各家评点内容。文中,墨色小字为西晋郭象注,绛色为宋林希逸口义,绿色为宋刘辰翁点校,朱色为明王世贞评点、陈仁锡批注,眉上墨色则为诸名家评释。整部书雕版精致,套印技术精良,四色相映生辉,极具版本价值。

“套印本是指套色或套版刷印的古籍传本。具体来说,就是将一页书的版面,做成同样大小的几块版,每版刻印一种颜色的内容,逐次印在同一张纸上。印刷时必须确保,两块版的版面严密吻合,并保持版面上行与字之间的整齐和谐。”

如此复杂的印刷技术,居然起源于明代徽州,明代中后期兴盛于江浙。套印本的制作成本虽高,但以其无界栏的独特版式、丰富的色彩搭配以及用色的纯正,在中国印刷史上,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
南宋时,徽州地区一些文人,为帮助青年学子学习古文,开始在典籍中使用批语,即在文中圈出关键语句,加以阐释。这一学风很快在社会上流行开,明代杨慎及前后七子,推行的古文复兴,更是将古文评点推上高峰。

套版印刷术,随之应运而生。多色套印法,可以在一部典籍中运用多种颜色及字体表现诸家点评,既方便阅读又赏心悦目。

“这部明刻四色套印十六卷本《南华经》,类似于今天的‘精装书’,印刷成本高,精致美观,价格肯定也不便宜。”葛小禾介绍,不同于普通民间书坊刻书,这部馆藏《南华经》,在明代也属收藏品级别,是有经济实力的爱书之人才能珍藏的。

鲁迅先生曾说,“中国的根柢全在道教”。当下也有越来越多学者提出,道家是中国文化的根基。

今天常说的“道德”二字,已涵义窄化;在老庄笔下,那是一种自然而然的状态,万物都拥有本性。在先秦时期文献中,道家倡导,一切要顺应自然、尊重自然,人类应该删繁就简,与万物和谐相处。这也就是今天我们推行的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、“可持续发展”。

《道德经》中的“上善若水”“以柔克刚”“大道至简”“大音希声”,这些思想一直深刻滋养中国人灵魂,潜移默化地主导着我们的生活与审美。而《南华经》,则用天马行空的想象力,为道家思想注入瑰丽色彩,通过寓言故事揭示哲学内涵。“人生天地间,若白驹之过隙,忽然而已。”“井蛙不可以语于海,夏虫不可以语于冰”……即便抛开其哲学深度,也不失为一部文学巨作。

中国科大教授刘仲林接受采访时说,道家哲学思想是中华文化中非常重要的内容,有着极强大的生命力。《南华经》中说“道行之而成”,认为只有通过实践才能真正的领悟“道”,鼓励人们勇于实践。《道德经》中“道可道,非常道”,“道法自然”,在今天生活甚至科学研究中,依然能够得到印证。美国总统里根就曾在其第二次就职演说中引用过《道德经》中的“治大国若烹小鲜”。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、有“欧元之父”称号的罗伯特·蒙代尔教授在北京的一次论坛演讲中阐述过自己对于“道”的理解,认为“世界万物和每一种变化都有它内在的必然性,都是部分的协同合作来促进一个整体”。

刘仲林教授还说,“百姓日用即道”,“道无处不在,关乎我们的方方面面”。他举了两个例子,一是“庖丁解牛”,一是北京糖果专柜售货员张秉贵。庖丁宰牛的技术已炉火纯青,宰牛过程和音乐合拍,和舞蹈合拍,刘教授说,这就是一种道的境界。而“一抓准”、“一口清”,是张秉贵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创造出来的名词,作为一名普通糖果售货员,他用工匠精神,把看似简单的工作升华为艺术,“从某种意义来说,也是得道。”

最后,刘教授总结,以老子和庄子为代表的道家思想,鼓励人们不管从事任何行业、任何工作,都应该弘扬工匠精神,追求卓越,精益求精。在今天,对我们依然有着非常积极的现实意义。(通讯员 葛小禾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 刘媛媛 陶妍妍 王素英 文/摄)

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、图片,版权均属安徽商报、安徽商报合肥网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;已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“来源:安徽商报或安徽商报合肥网”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
跨越2000多年时光依旧闪耀——省图馆藏古籍记录“中都四子”思想光辉 珍贵古籍《道德经》《南华经》反映淮河文化影响深远 见证明代出版业繁荣发展

2022年3月31日,备受关注的202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在北京揭晓,安徽凤阳明中都遗址入选。时隔12年,安徽大遗址再度入选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,“明中都”再次引起广泛关注。

雄踞淮河岸边的明中都,今位于安徽省凤阳县城中心,是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在安徽凤阳所营建的一座都城,也是南京、北京皇城的“蓝本”。

安徽自古钟灵毓秀,作为安徽地域文化的重要内容之一,淮河文化的历史最为悠久,也是安徽人文历史的发端。

明万历年间,任分巡淮徐道的朱东光,“以老子在亳,庄子在濠梁,管子在颍,淮南子在寿春,皆中都所辖地”,选取《老子道德经》《庄子南华真经》《管子》《淮南鸿烈解》四种,合刊为《中都四子集》,又称《中立四子集》。

这四部传世典籍,开创了以《老子》《庄子》为发端、《管子》为融合、《淮南子》为集大成者的淮河文化,形成了中国“道”“法”自然的、特有的文化思想脉络。

时光流转,典籍传世。今天,安徽省图书馆不仅藏有明代朱东光编《中都四子集》六十四卷,还珍藏有“中都四子”不同时期的代表性版本。这其中,明正德十四年(1519)仁实书堂刻二卷本《纂图互注老子道德经》和明刻四色套印十六卷本《南华经》,更是难得一见的珍贵古籍。

2000多年的前一天,一位老者眼见周王室日渐衰微,决心西出函谷关,云游四方。把守函谷关的长官,十分钦慕老者学识,恳求他写些什么才肯放行。于是这位老者留下一篇5000余字的文章,出关后便莫知所终。

这是记载在司马迁《史记》中的一则小故事,故事主人公是道家的创始人老子,他留下的那篇文章便是《道德经》。

老子,姓李名耳,字聃,春秋时期陈国苦县人,曾为“周守藏室之史”。安徽省图书馆馆长林旭东认为,“收藏室”就是藏书的地方,老子堪称是有文献记载的中国第一位图书馆馆长。

老子学识渊博。据《史记》记载,与其同时代的孔子也曾“问礼于老子”。传世著作《道德经》,集中体现了老子的哲学思想,并对中国思想文化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。

作为道家经典流传千年,《道德经》有着众多版本。王弼本的《老子》分为八十一章;而魏源编的《老子本义》,却分为上下两篇,共六十八篇。到底以哪个版本为准,学界有不同说法。针对如何继承传统,战国末年的荀子曾提过一个原则,“择其善者而明用之”。善于选择,合理运用,才是经典对我们的意义。

安徽省图书馆藏有明正德十四年(1519),仁实书堂刻二卷本《纂图互注老子道德经》,题河上公章句,牌记为“正德己卯孟秋/仁实书堂重刊”。已入选首批《安徽省珍贵古籍名录》,也是《道德经》流传较早的版本之一。

据安徽省图书馆历史文献部馆员葛小禾介绍,《道德经》释本极多,其中以题为河上公章句的释读本最为通行。“‘河上公’的身份,至今仍存多种说法,不过他注释的《道德经》,是现存成书较早、影响较大、流传较广的《道德经》注本。主要特点,能用简洁清晰的语言,解释《道德经》的深刻内涵,通俗易懂,鞭辟入里。”

更为可贵的是,河上公注,是以汉代黄老思想注解《道德经》,保留了鲜明的时代特性,也为后世魏晋玄学、“儒释道”合一、宋明理学等思想的形成,提供了丰富的研究素材。

“纂图”,就是书中有插图;“互注”,指在文字后,将其他经书注中出现的同一文句,也共同标注了出来。而且全书还有两处“重言重意”:《显德》后有“重意”,即标注本书其他篇章中相似意思的语句;《论德》后有“重言”,标出本书其他篇章中文字相同的词句。

葛小禾介绍,这套书,先录河上公章句,次为解,次互注,次音释,再次重言重意——这种体例,是南宋时期的书坊间开创的,主要是针对参加科举的学子应试之用。一本中汇编有多种解释与引申用法,类似今天的学习参考书,有助于对比、联想、加强记忆,还让学子们有了举一反三的能力。

这套明正德十四年(1519)仁实书堂刻《纂图互注老子道德经》,不仅带有鲜明的民间私人书坊刻书的特点,还反映了明代出版业的繁荣发展。

明代书坊刻书业已十分发达,并具有鲜明的市场导向性。明代取士,专重科举,因此科举类图书,也成为书坊刻书的主要对象。《纂图互注老子道德经》这类图书,其实南宋时,就在建阳地区的书坊多次重刊,明代仍十分流行,可见“纂图互注”式书坊刻书,满足了科举学子们的学习需求。

老子之后约200年,安徽蒙城又出现另一位影响深远的哲学家——庄子。他的思想与老子一起,共同形成老庄道家学派。

中国传统文化的主体是三大组成部分:儒、释、道。儒家和道家,都是中国本土生长出的思想;但中国文化多元包容,在漫长历史中,各家相互渗透,不可分割。

庄子,名周,字子休,战国时宋国蒙人,曾担任过蒙漆园吏,与梁惠王、齐宣王为同时代人。庄子才华横溢,但性情淡泊,情愿终身不仕,也不愿被世俗牵绊。方孝孺称:“庄周为人,有壶视天地、囊括万物之态”。其著述十余万言,后汇聚成《庄子》,唐时被改名为《南华经》。

在经济与思想都十分发达的唐朝,唐玄宗曾亲自选出三本书,亲自做注解,让天下人共读。第一本是儒家经典《孝经》,儒家提倡孝道,主张以孝治天下;第二本是道家的《道德经》;第三本是佛教经典《金刚经》,集中讲述了佛教的世界观。

除此之外,因唐玄宗对道家十分推崇,下诏封庄子为“南华真人”,并将《庄子》改名为《南华经》,奉为道教经典,流传至今。

《南华经》中有许多大家耳熟能详的寓言故事,如“庄周梦蝶”、“庖丁解牛”,而其中流传最广的,应该是“濠梁之辩”。

这场庄子与惠子的辩论大赛,就发生在今天的凤阳境内。两人在濠梁之上,激辩着“子非鱼,安知鱼之乐”?你又不是我,凭什么代表我?集中体现了庄子的哲学观点。

中国人的精神世界,是一个自我圆满的世界,不是靠外力来创造,而是不断向内求得圆满。庄子的这一诘问,其实和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的终极三问有异曲同工之妙,“我是谁,我来自哪,要到哪里去”?轴心时代的智者们,都是在不断探索“我”的存在啊。

安徽省图书馆藏的明刻四色套印十六卷本《南华经》,曾入选第一批《国家珍贵古籍名录》,涵盖了从魏晋至明,最具代表性的注、口义、点校、评点、批注,“汇集诸家评点,择其最以从”,系统整理了《庄子》的学术研究脉络,也是《庄子》中诸名家之注的集大成者。

翻阅这部明刻四色套印本《南华经》,书中有四色批点与符号,用来区别各家评点内容。文中,墨色小字为西晋郭象注,绛色为宋林希逸口义,绿色为宋刘辰翁点校,朱色为明王世贞评点、陈仁锡批注,眉上墨色则为诸名家评释。整部书雕版精致,套印技术精良,四色相映生辉,极具版本价值。

“套印本是指套色或套版刷印的古籍传本。具体来说,就是将一页书的版面,做成同样大小的几块版,每版刻印一种颜色的内容,逐次印在同一张纸上。印刷时必须确保,两块版的版面严密吻合,并保持版面上行与字之间的整齐和谐。”

如此复杂的印刷技术,居然起源于明代徽州,明代中后期兴盛于江浙。套印本的制作成本虽高,但以其无界栏的独特版式、丰富的色彩搭配以及用色的纯正,在中国印刷史上,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
南宋时,徽州地区一些文人,为帮助青年学子学习古文,开始在典籍中使用批语,即在文中圈出关键语句,加以阐释。这一学风很快在社会上流行开,明代杨慎及前后七子,推行的古文复兴,更是将古文评点推上高峰。

套版印刷术,随之应运而生。多色套印法,可以在一部典籍中运用多种颜色及字体表现诸家点评,既方便阅读又赏心悦目。

“这部明刻四色套印十六卷本《南华经》,类似于今天的‘精装书’,印刷成本高,精致美观,价格肯定也不便宜。”葛小禾介绍,不同于普通民间书坊刻书,这部馆藏《南华经》,在明代也属收藏品级别,是有经济实力的爱书之人才能珍藏的。

鲁迅先生曾说,“中国的根柢全在道教”。当下也有越来越多学者提出,道家是中国文化的根基。

今天常说的“道德”二字,已涵义窄化;在老庄笔下,那是一种自然而然的状态,万物都拥有本性。在先秦时期文献中,道家倡导,一切要顺应自然、尊重自然,人类应该删繁就简,与万物和谐相处。这也就是今天我们推行的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、“可持续发展”。

《道德经》中的“上善若水”“以柔克刚”“大道至简”“大音希声”,这些思想一直深刻滋养中国人灵魂,潜移默化地主导着我们的生活与审美。而《南华经》,则用天马行空的想象力,为道家思想注入瑰丽色彩,通过寓言故事揭示哲学内涵。“人生天地间,若白驹之过隙,忽然而已。”“井蛙不可以语于海,夏虫不可以语于冰”……即便抛开其哲学深度,也不失为一部文学巨作。

中国科大教授刘仲林接受采访时说,道家哲学思想是中华文化中非常重要的内容,有着极强大的生命力。《南华经》中说“道行之而成”,认为只有通过实践才能真正的领悟“道”,鼓励人们勇于实践。《道德经》中“道可道,非常道”,“道法自然”,在今天生活甚至科学研究中,依然能够得到印证。美国总统里根就曾在其第二次就职演说中引用过《道德经》中的“治大国若烹小鲜”。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、有“欧元之父”称号的罗伯特·蒙代尔教授在北京的一次论坛演讲中阐述过自己对于“道”的理解,认为“世界万物和每一种变化都有它内在的必然性,都是部分的协同合作来促进一个整体”。

刘仲林教授还说,“百姓日用即道”,“道无处不在,关乎我们的方方面面”。他举了两个例子,一是“庖丁解牛”,一是北京糖果专柜售货员张秉贵。庖丁宰牛的技术已炉火纯青,宰牛过程和音乐合拍,和舞蹈合拍,刘教授说,这就是一种道的境界。而“一抓准”、“一口清”,是张秉贵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创造出来的名词,作为一名普通糖果售货员,他用工匠精神,把看似简单的工作升华为艺术,“从某种意义来说,也是得道。”

最后,刘教授总结,以老子和庄子为代表的道家思想,鼓励人们不管从事任何行业、任何工作,都应该弘扬工匠精神,追求卓越,精益求精。在今天,对我们依然有着非常积极的现实意义。(通讯员 葛小禾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 刘媛媛 陶妍妍 王素英 文/摄)

发表评论